高州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血火天衣 第431章 引雷强袭

发布时间:2019-10-12 21:56:59 编辑:笔名

血火天衣 第431章 引雷强袭

完全贯穿了肌肉的巨大伤口一时间甚至无法彻底痊愈,伤口外翻出的肌肉蠢蠢蠕动不停,一条条蚯蚓状的肌肉筋络彼此之间强行粘连成一体,将飞速渗出的鲜血阻挡在体内,

虽然身体不会因此而步入死亡,但每当受伤的时候所承受到的痛苦并不会因此减少,伤痕身处渗出淡淡的绿光,象征着生命与进化的光芒却同时隐藏着某种难以察觉的危险,而且是尚未觉醒的危险,

仇无衣沒有关心自己身体的状况,连伤口的剧痛也仅仅令他有了一瞬的迟疑而已,此时此刻,无形的敌人就在不远处,实在令人无暇分神,

奇诡的攻击暂时沒有发动第二次,但敌人的行踪还十分隐蔽,仇无衣按紧伤口,警惕地向前踏出沉重的一步,视觉,听觉,甚至嗅觉,张开一切可以动用的感官搜索周围,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敌人应该在空中,可能是因为位置实在太高了所以才察觉不到,

片刻不停的风声不绝于耳,就在不远处,白色遗物的残骸依然在疯狂地释放着电流,刚才被黑烟所笼罩的地方也静寂如常,到处都沒有敌人的踪迹,

伤口在十几秒内就停止了流血,痛感也消散了五六成,仇无衣擦了一擦因为沾血而变得粘稠的手掌,在指尖刚从掌心离开的瞬间,方向从來不曾改变的流风似乎被一股异样的力量所干扰,呈现出些许细微的混乱,

仇无衣锋利的目光突然投向正上方,依然在月光的映照范围之内,一个小小的物体正在飞速降下,半次呼吸之间便已显现出它的形貌,

从颜色上看,它很可能就是红色遗物的一部分,或者说核心,因为颜色的涂装方式与红色遗物毫无区别,不过体积自然要小的多了,只有两米左右的长度,身形也不显厚重,

这个飞速下降的物体大致与飞机的外形相似,但身体的结构与飞机大大不同,两翼的部分不是普通的机翼,而是双刃利剑,其驱动的能量也是一个谜,

正是机翼部分的双刃利剑在高速移动当中切裂了仇无衣的胸口,当然,其目的自然沒有那么简单,从一开始它就打着置人于死地的想法,

一次得手,这件红色兵器自然早已锁定了仇无衣的所在,即使在极高的空中,其瞄准目标的能力依然极其准确,

眼看着凶恶的武器向自己飞來,仇无衣皱了皱眉,还是放弃了使用“铁球”的想法,理论上,铁球自然能够将其一击必杀,但命中的可能性似乎不高,对于小而迅速的目标物,铁球完全无法发挥自己的力量,只是一件累赘而已,

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红色兵器必然不可能得手,纵使它的速度依然迅速,但仇无衣的反应能力还是强上一筹,

从天而降的红色兵器在着地前的瞬间骤然变向,以最短的直线路径冲向仇无衣,隔得近了,两片机翼上的寒光也显得分外锋利,仇无衣的呼吸随着心跳而有节奏地发出无声的律动,在杀气逼近之前纵身侧跃,迅速拉开了数人之远的距离,

仿佛夹着利刃的劲风贴紧仇无衣的手臂一扫而过,红色兵器也冲向了遥远的前方,一切发展都在预料之中,

但这只是第一个回合的试探而已,仇无衣在平稳的呼吸中稳住身形,视线循着红色兵器飞去的方向扫过,却已经看不到它的踪影,

这似乎证明红色兵器的反应能力沒有人类那么迅速,若是换做一个人类对手,一般情况下应该不至于跑到看不见影的地方才再次出手,这或许是因为其锁定目标,计算目标位置的诸多工序需要一定的时间支持,

若真是这样……

仇无衣脑中立刻想到了一个对策,站在原地静等红色兵器的袭击到來,

第二波攻击比想象中來的迅速,在这期间,仇无衣不断地默默读着秒数,在数到八的时候,红色兵器已经从一个小点变成了足以产生威胁的刀刃,

來了,

稍稍贴近地面的红色兵器似乎吸收了之前一些失败经验,虽然速度不可能再快,但位置却把持得不错,利刃飞似地扫过草丛的尖端,将所过之处的翠绿地毯修得平平整整,一丛丛青草的碎末之中,响起的是空气被切裂的凛冽风鸣,

短暂而有力的声音所指的位置正是仇无衣的膝关节之间,如此简单的骗局自然无法生效,如果误以为自己能够越过红色兵器,屈膝上跃,过于强劲的风速就会使体态崩塌,仇无衣早就考虑到了这一点,但他毅然做出了这个最危险的应对方式,

比起原形

,红色兵器的大小自然不可同日而语,但相对于仇无衣的身形來说,二者一对比,红色兵器的质量仍然要大上许多,所以行进之时产生的压力绝不是那么简单就能跃过去的,真要跳过去,那也需要跳到五六米以上的高度才能安全,

可是仇无衣却只是轻轻一跃而已,这一切,都是红色兵器所计算的最理想方案,

然而真的那么简单么,

显然不会,

当仇无衣纵身上跃的时候,正撞向他的红色兵器却突然减速了,足足比第一次慢了将近五分之一,周围的锋利风压也被干扰得一塌糊涂,

造成这一切的,是在空气中不断蔓延的涟漪状波纹,

隐弦之盾虽然不如真正盾牌坚固,但其可塑性却不是一般盾牌所能比拟的,几乎沒有死角的防御,一层层抵御外界力量的独特防御方式,除此之外,“干涉”也是它独有的一种能力,

一个个环状气爆挡在红色兵器面前,目的本來就不是阻挡它的行进,

抓紧这短暂的瞬间,仇无衣指尖的重弦已然笔直射出,

“轰,”

红色兵器突破了隐弦之壁的阻拦,向前继续飞去,然而它的身上已经多了一个人影,

死死地抓紧红色兵器身体上的凸起,仇无衣艰难地张开了双眼,

迎面而來的风压实在太沉重了,沉重到几乎无法依靠一条缠在红色兵器上的重弦來维持平衡,勉勉强强撬起沉重的眼皮,几乎要将双眼吹成两个窟窿的狂风马上使得仇无衣再度闭上了眼睛,

“不好,”

仇无衣忽然一声惊呼,整个人向着高空飞了出去,巨响之间,世界已经变成一片黑暗,手脚,胸背,全身的骨头似乎都在剧痛中**不止,

原來红色兵器已经意识到自己遭到了“入侵“,对于入侵者的应对方案也只有加速一途而已,它在瞬间改变了飞行方向,笔直飞向了正上方,就在变向的一刻,抓在他身上的仇无衣自然被波及了,

幸好红色兵器沒有立刻反击的智力,甩开仇无衣之后,它的第一反应是计算接下來的行动方式,所以也沒有改变方向,继续向着高空狂飙,

“切,有点难办啊……”

仇无衣狠狠一拳捶在地面上,从大坑中爬了出來,摔落地面的冲击沒有带來太强的伤害,但无疑令事态走向了复杂的一方,

借着重弦在千钧一发之际攀登上红色兵器进行破坏的计划似乎难以执行了,经由这一次彻底的失败,仇无衣才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并非那么坚不可摧,凭借自身的速度也不可能在中途拦截到红色兵器,锐弦能够切割很多武器,显然对金属也是无效的,

巨大的遗物脱去外壳之后,反而变成了更难应付的东西,实在是始料未及,

固然可能还有其他的应对方案,比如期待红色兵器能源用尽的一刻,可是这一刻真的能够等到么,

如果自己是一个平凡些的武者,或许还能够利用真气进行火焰,冰冻之类的属性攻击,如果有一件其他的天衣,说不定也不会陷入此等窘境,武器,到底哪里能够找到具有杀伤力而又跟得上速度的武器,

仇无衣的脸上凝着一层厚厚的阴云,苦苦思索当中,浑浊的目光陡然一亮,

武器是有的,而且近在咫尺,只不过这件武器可不是什么善良之辈,不仅无法预料其威力,更可能变成一把伤害自己的双刃剑,

相比之下,毁灭自己的可能性说不定还更大一些,

用,不用,

仇无衣犹豫的时间沒有太多,于月光当中飞舞的红色身影已经开始全力俯冲,抉择仅仅在几秒钟之间,

真的需要选择么,

仇无衣清澈的双瞳当中毫无犹豫,

世界仿佛在轮回中重新循环了一次,和上一次几乎完全相似的事情再次发生,依旧是除了猛冲以外别无第二招的红色兵器,一阵阵阻挡它行进的隐弦涟漪,这一切都重复过一遍,但无论是红色兵器还是仇无衣,二者都在以自己的方式认认真真地应对这次轮回,

当左手的重弦缠住了红色兵器的刹那,世界线终于发生了与上次不同的变动,

仇无衣的另一只手也甩出了重弦,同样的迅速,然而目标却不是红色兵器,

重弦缠住的东西,是正在不断释放出汹涌电流的白色遗物残骸,

足以将一个人瞬时化作焦炭的高压电流顺着重弦,理所当然地蔓延到了仇无衣的身上,

南阳白斑疯医院
银川治疗宫颈炎费用
广州治疗睾丸炎医院
南阳白癜病医院
银川治疗宫颈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