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州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太皇第五十章被坑了

发布时间:2019-11-19 13:44:34 编辑:笔名

太皇 第五十章 被坑了!

“要求?什么要求?”常宫月倒是没想到,这个时候流尘突然要提什么要求。

“很简单,我只想让你饶我三招!”流尘突然邪魅地笑了,虽然刚刚常宫月的话,很是刺激了他。但是有些精明还是存在的。

他虽然是一时冲动,提剑上了天宇楼,也是一时冲动上了常宫月的当,但是他还没蠢到忘了流炎的许诺。那是他现在唯一的本钱。

“你是个废人,让你三招又何妨!”常宫月倒是爽快,虽然她也奇怪流尘这是耍什么花招,但是谅他是个废人就算耍花招,也倒腾不了什么。

所以常宫月倒乐的送个顺水人情,以此彰显自己的风范。

“来,任你耍三招,我不还手便是了。”常宫月很是随意地两手负在身后,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望着流尘。

“好!自然你找死,也怪不得我了。”见到常宫月一副闲庭信步的样子,流尘倒是没有生气,反而露出了狰狞的笑容。

他倒不想着三招之内,杀了常宫月。毕竟他丹田被废,术心被毁,出招的时候,是用不上一点术息的。

没有夹杂术息的攻击,对于普通的术士来说,就是挠挠痒,其他屁用不管。所以常宫月才敢任他肆意妄为,所以流尘才提出这么一个要求,常宫月是不会拒绝的。

但是流尘心中的杀招绝不是这三招中的任一招,而是三招过后的流炎的承诺,那才是克敌制胜的绝招。

人与人之间有时就是相互算计。常宫月在算计流尘的同时,流尘又何尝不是在算计她呢?当然流尘此时却也被另一个人悄悄地算计了。

流尘一言甫毕,便腾身而起,一把长剑握在手,当空一挥,剑锋斩风,虽然少了充沛的凌利,但剑意还在,依然能斩得长风破碎,声音“嗡嗡”然不绝于耳。

“嘿!”大喝一声,流尘身子已经赶在话语落下之前,冲了上去。势夹劲风,向常宫月左胁刺去。

常宫月依旧不疾不缓,眼见着剑尖刺到,才缓缓动身,左手成掌,对准剑锋直直按去了,在刚要碰到刃面时,手掌略微向右一斜,身影一闪,让过剑尖。

依次伸出三指,对准剑身的钝面,用力一推,右手忽起,五根手指犹如铁钳一般,握住长剑,然后再次向后一推。

流尘全部的劲力,倒是被她这么两推,给尽数卸去了。

一击不中,流尘也不停顿,次招随着递推而上。常宫月不惊不慌,左手格挡,右手就卸力;左手卸力,右手就护在身前的要害。

这样一来,每一击下去了明明已经要击中了,但总是被她滑溜过去,十成的劲力在她左右手之下,倒是给化解了九成。而那最后一成却被她推给了流尘。

“一招了!”常宫月双腿向前一弯,上身乘势向后倒下,避开流尘迎面的一击的同时,不忘了提醒流尘一句。

“哼,好戏才刚刚开始!”流尘只应了一句,旋即飞跃向前,攻入常宫月的内围。

常宫月抿嘴一笑,当真是风情万种,腰肢轻轻一摆,就如长袖善舞的歌女在表演一样,闪过当头的一剑,然后右手轻轻搭在流尘的肩头,向后轻轻一推,将他给赶出了内围。

“两招了!”当然在推开流尘的同时,不忘了提醒一下这是第几招了。

“这也算?”流尘有些纳闷,这明明只是一招的开始,自己的后续招式还没有跟上呢,怎么就算一招了?

“当然,我说让你三招。这三招怎么评判当然由我说了算。”常宫月黛眉微微上扬,明眸流转,风致嫣然,嘴角上挂着习惯性的狡黠。

“你!”流尘为之气结,也不想再和常宫月斗嘴,身体随风飘出,径直冲向常宫月。

这可是流尘的最后的一招了,常宫月就是再看不起他,也要做些防范,狮子搏兔,也用全力的道理她是懂的。

取出长剑,交给右手,凝神屏气,一脸正色,准备迎接流尘的第三招。

不过常宫月却没有运转术息,已经答应流尘让他三招,自然不好食言。取出长剑也是为了阻挡流尘凌利的攻击。

“最后一招!接好了!”“了”字还在嘴中打转,流尘已经冲到了常宫月的面前,先是出剑,然后劈腿,再一转身劈掌。

这些只是前奏,也没什么特别的,常宫月很轻松的就拦下了所有的攻击。

一击不中,流尘怎么可能轻易放弃,一柄剑忽攻忽守,守忽转攻,攻倏变守,剑气不在,剑势依旧凌厉,长剑在手,犹如一条吐着信子的蛇,伺机而动,捕捉猎物。

原来在天宇楼的时候,常宫月虽然经常观看流尘的比斗,但是却没有真正下场和他过过招,所以这第三招一开始,常宫月不用术息,应付起来还是真有点吃力,好几次都被他攻入内围了。

论修为流尘原是天宇楼最强的,论自身实力流尘也不逞多少。可以这么说,若是大家都是普通的习武之人,而不是术士,那可以肯定地说,整个天宇楼没有人是流尘的对手。

这倒不是流尘身体比别人壮硕,而是在雪山的时候。他的父亲夜夜来他梦里教的都是肉身搏斗。

十岁那年,十八般武艺,流尘就是样样精通。刀枪棍棒,那是随手拿来就能耍,而且耍的还是有板有眼。

也不明白为何父亲要教他这些肉身搏斗技巧,当时流风也只是说了,日后自然有用,就没过多解释什么。

他不说,流尘也不好多问,只是闷着头把流风教的通通学会。如今看来,倒真是派上用场了

兵刃相交,在场的天宇楼弟子都看呆了,只见得白影和黑影盘旋飞舞,夹杂着两道寒光,偶尔发出几下兵刃碰撞的声音,偶尔却是“乒乒乓乓”的激烈撞击。

招式已快得看不清,只知道打得极是激烈。

场上的弟子在感慨,半空中的十个人也在不住地惊叹,这真是一场精彩的对决,凭借自身实力的真正对决。

“嘿!”正打得热火朝天时,流尘突然急越后退,在常宫月还回过神来的时候,一个箭步冲了上去,运起“刺”字决,直指常宫月的右腕。虽然出招轻灵飘逸,但是速度却是不得不承认其快。

“啊!”常宫月反应过来时,便是尖叫一声,此时再出招抵御已经来不及了,只能横剑在胸。但是却全未防备自己处处都是空门。

流尘一直都在寻找机会,突破常宫月的防护,屡攻不下之后,流尘便选择了迂回之策。果然常宫月上当了。

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流尘乘隙转变招式,一剑刺中了常宫月的左肩。

“啊!”常宫月又是一声惊呼,中招之后,危急中乘势跃起,身子在空中来了个后空翻,巧妙地闪过了,紧接着赶上的招式。

“哼。”常宫月闷哼一声,抬手在左肩一点,止住了外溢的鲜血。

“咋样?”流尘傲然地立在原地没有追击了,他倒是守信用的人,三招已过,自然不出手了。

“不错,有点本事,就你这废人耍几剑也能让我受伤,值得一提。”常宫月这一剑挨得是心服口服,流尘的剑法的确独到,令人琢磨不透。

常宫月再感慨的同时,半空中的十个人也在为流尘惊人的剑术而感叹。以前他们只注意流尘的修为,却没有在意他地自身实力,此番一战,倒是让他们另眼相看。

“不过,你的表演到此结束了。”常宫月小脸已经彻底由晴转阴了,长剑一挥,全身术息猛然高速运转起来,就去一头沉睡的雄狮,睁开了紧闭的双眼。

一股绝强的气势突然席卷了整个习武场,在愤怒之下,常宫月的真实修为终于呈现在众人的面前。玄阶巅峰,离所谓的“十八地”只有一步之遥!

在场的人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没想到常宫月还真是不显山,不露水的却将修为提升到这样的阶层,真是让人吃惊。

流尘首当其冲,被常宫月突然唤醒的气势吓了一跳,紧接着便在心里默默地开始呼唤流炎。

按照之前说好的。已经过了三招,流炎应该遵守承诺,帮自己拿下常宫月。然而喊了半天,并没有什么卵用。

就在流尘准备出声大叫的时候,盼望已久的声音终于在他心中响起,不过说的话,在流尘听来却是犹如晴天霹雳。

“我是让你接下常宫月三招,不是让常宫月接下你三招。呵呵,不好意思,现在我还不能救你,等你在她手下撑过三招再说吧。”流炎的声音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来去之间,只留下了凌乱在风中的流尘。

“靠!居然被坑了!”流尘忍不住暗骂一声,自己居然就这么被坑了,费了半天劲,本来以为就能轻轻松松擒了常宫月,没想到,到头来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流尘除了无语,还能说什么。

已经没有力气再骂人了,因为常宫月的凌厉攻势已经呼啸而来了。

“流尘,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生物谷
生物谷
生物谷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